fbpx

森林療癒|走進森林,學會用大自然的眼光定義自己

DSCF0612

年初,突如其來的疫情席捲全球,那些被工作、被日常生活積累著的,過去許下要完成的願望和計畫無一不延宕。眼見防疫的日子像到不了頭,在幾乎足不出戶的時光中,即便可以待在家玩玩「動物森友會」消遣、在小島上實現動彈不得的理想生活,但最渴望的還是生活能有個缺口,走出家門、大口呼吸新鮮空氣,為自己爭取一些喘息空間、為停滯不前的匱乏心靈充充電。

「你對於森林療癒有多少了解呢?」「你知道有具專業執照的森林療癒師嗎?」

大學時主修生農專業的編輯,過去曾在課堂中接觸過森林療癒的相關資料,卻仍有些一知半解。於是,在本質旅行的邀請下,懷抱著對於森林療癒體驗的好奇、即便矇矇懂懂也想嘗試看看。實際體驗後,我想說:比起形容為符合想像,更是超乎期待。鄉下長大的我其實從來不會畏懼自然,但對於山林總處於一種相敬如賓的狀態。但這次的體驗大概是第一次,第一次我能靜下心好好享受自然能帶給人的感動。儘管山不會、樹不會、森林也不會開口宣揚,但他們的靜靜傾聽,讓我發現了好多我從來不正面面對的自己。

寫在你出發以前,先跟著本質提前認識森林療癒體驗吧!

「離開冷冰冰的都市叢林,踏入自然體驗森林療癒,用親身經歷感受森林的純粹與美好。」

帶領我們的森林療癒師張庭瑋Juna說:「森林是造物主給我們的寶藏,透過真誠感受,你會發現自己慢慢被修復。療癒師的工作就是把大家帶進森林,打開『五感』,透過各種方式,認識大自然。」

走到一顆樹木旁,用雙手輕觸樹幹,閉上眼、靜下心,體會它無懼的力量;經歷過歲月摧殘後,它仍聳立在這,看著世界日復一日改變。雖然僅是透過雙手觸摸,但樹木似乎能夠為你消化平日揮之不去的種種壓力:「這就是森林的溫柔,它不會批判你、要你完成某項KPI,它就是等你走進來,放下外界的眼光,重新定義自己。」。

在森林裡,日常被我們忽略的蟲鳴鳥叫變得更有力、更宏亮;微風輕拂過身體,新鮮空氣灌入身體,感到輕鬆無比。森林療癒就像催化劑,召喚我們被生活耽擱的腳步,找回真正的自己。在森林的每個角落,都能嗅聞到樹木的香氣,緊張的情緒漸漸緩和下來,身體不再僵硬沉重。療癒師說有人會選擇在森林裡露營,待個幾天徹底沐浴在森林中,調整自己的狀態。

這讓我想到生物學家愛德華威爾森(E. O.Wilson)提出的「親生命假說」(Biophilia hypothesis)。愛德華威爾森認為:我們在自然界中演化成人,與自然本來就是一體的,與自然界聯繫,就會恢復健康;脫離它後,身體就會受損。

沒有咖啡提神的週末,卻格外有活力,完全驗證親生命假說的論點。當我們與自然和諧相處後,也彌補了身體和心靈的缺陷。森林療癒不需要走得多長、多遠,卻彷彿睡了一場半世紀的美夢,讓人感到清爽輕盈。

「感受森林的傾聽與包容、發掘你內心的多元而兼容並蓄。」

還記得體驗分享環節中,團員們彼此分享起過程中自己的感受。也許是從一片深邃山林中,感受到被自然呵護和包圍的安全感 ; 習慣於回應外界資訊,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反而喘不過氣 ; 看著排序整齊的枝條想起工作夥伴一直以來的支持和後援 ; 或將已逝家人的故事寄託在悄然飄落的落葉之上,承載恩情、承載故事……等。

在森林裡,儘管放膽的寄託思緒在眼前的一草一木之上,因為森林從不會對你苛責、不會向你追究,只希望你停下腳步,好好與自我對話。

回程途中,和療癒師聊起走入這行的契機,她笑說是命運的帶領,「我爸爸以前從事精油事業,一直告訴我們芬多精很好,我也對森林感到好奇。」大學畢業後,曾進入科技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的她,回想起那段生活即工作的日子,她發現追求榮華富貴永遠不會滿足,加上好友飽受憂鬱症之苦而自殺,更堅定要幫助人類找回健康心靈的想法。

療癒師又說:「你不覺得只是簡單看著樹葉晃動,聽著蟲鳴鳥叫,心靈就會平靜下來嗎?」很多人把療癒師的職業誤認為森林導覽員,但森林療癒不需要過多的交談,只需要用心靈和大自然對話,聽自己說說心底話、好把平日的壓力宣洩而出。

帶過大大小小的旅行團走進森林,療癒師說甚至還有專門從泰國來台參加森林療癒的旅客,「對台灣人來說,森林療癒可能不常見!但在韓國、日本,森林療癒就像健行、散步一樣,是民眾很習慣參與的戶外活動,我也期許台灣成為這樣的國家。」

你還好嗎?和本質一起,透過森林療癒,讓身心靈回到最初的純粹模樣、讓眼光不只聚焦於眼前生活、讓面對事情的視野更加寬闊;當壓力又逼著自己喘不過氣,回到森林吧。別忘了,自然有多麽愛你。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
行程表單